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晓跃·绝不掉头

前边随便吧随便吧

 
 
 

日志

 
 

我有没有欠长沙点什么  

2011-04-20 07:4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没有欠长沙点什么
  文/龚晓跃
  我在长沙那个所谓的圈子,核心成员大多是飘泊者,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为了生计或者内心残留的那点儿理想,当孤魂野鬼,做出随遇而安的样子。所以我们会发起诸如吃饭委员会这样无厘头的事端:群孤魂野鬼纠结在一堂,大家伙儿借酒行凶,和文艺女青年追忆逝水年华,所谓怀疑人生,总之搞得大家都有组织一般。
  有的时候,我们会讨论到自己的最后一站:你想委身在哪里,你要埋骨于何方,你试图从谁的怀中得到你梦想的临终关怀?这样的话题往往很难得出结论,我们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我们向往的那个理想城市——温哥华虽然连续三年被MONOCLE评为全球最佳宜居城市,但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加拿大她并不是我的家。
  很多次我们都会提起长沙,我们正在讨生活的这个城市,说到她的种种可笑与不堪,也说到我们可能对她的作为。我希望做间有懒人沙发、放黑白电影、没有人瞎囔囔的小酒馆,撒韬想有随时听得懂自己的说话进而值得共谋一醉的朋友或敌人,谭伯牛试图随时随地展开一场关于历史的演讲而无人打断,姚志煜则不愿时时陷于被喝醉的窘境。必须承认,我们的这点点梦想都还没有实现,我们也还不知道长沙最终是否是我们的长沙。
  但是,当我在北京,鼻腔在干燥的空气的作用下出血,我想到了我的鼻子在长沙时又湿又冷的美好感觉。长沙的天空和北京一样灰暗,长沙的交通和北京一样不得畅通,甚至长沙的人民,也和北京一样牛逼轰轰。可是在长沙,我享受着有水份的呼吸,我因此想到,倘使有一天,我为了不流鼻血和那稍稍节约一些辣椒就很美味的食物,而与这个城市长相厮守,我会不会还欠她点什么?
  我一定是亏欠着长沙的。如果她的天空不够蓝,那一定是因为我说得不够。如果她的水流不够清,那一定是因为我说得不够。如果她的交通很糟糕,那一定是因为我说得不够。如果她的气量很狭小,那一定是因为我说得不够。如果她的真相被掩埋,那还是因为我说得不够。说不是坐而论道,说可以成为一个职业,更可以当作一种使命。我既然由说而得益,那么我不把话说够,就必然亏欠着长沙。我这不是装逼,我是有点着急。
  好比爱情,你恨一个人,可能基于更大的爱,你爱一个人,必然不使她放纵。我们和我们有所寄予的城市,也基本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67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