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晓跃·绝不掉头

前边随便吧随便吧

 
 
 

日志

 
 

我们为什么不快乐  

2010-07-25 16:1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报标题改成了我们其实可以更快乐

文/龚晓跃

因为工作和生活圈子的关系,我常常飞来飞去,跟形形色色的媒体人、文化人和知识分子应酬聚会,有时候是饭局,有时候是酒吧,有时候是夜总会,有时候是聚众喝大酒。我们谈天说地,讨论谁谁新出了本书,谁谁又在琢磨一本什么杂志,谁谁又有了个互联网方面的新想法。总之是扯淡。

但是没有谁是真正快乐的,即使偶尔爆出个好消息,立马就被坏得多的消息所淹没,末了,大家总是叹息复叹息,醉而无言。

我们为什么不快乐?

当我赶在时髦的潮流中阅读《1Q84》,村上春树在小说起始部分的一句话击中了我的内心。他说人类的一个永恒命题是:当时,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这句话我反复咀嚼了好几遍,突然发现,村上准确地概括了我心中对于我们为什么不快乐的由来已久的疑惑与那个无以言状的答案。是的,我们惶惶不可终日的原因乃是未来的不确定性。

是啊。我们知道我们的工作多么有价值,但却无法实践这种价值。我们知道我们的生活将多么美好,但却无法兑现这种美好。我们也知道自由的选择多么愉悦,但却无法抵达这种愉悦。我们好像在一场梦魇之中,手脚都不能动弹,灵魂倒还保持着飞翔的姿态,然而飞得越高,就越哀怨,迷茫而无力。

可是即使我们不谈快乐这么宏大的命题,鸡蛋也有鸡蛋的乐趣,水滴也有水滴的惬意。就好比我开车上班,经过西二环那个山谷中的大拐弯时,看见在长沙罕有的蓝天,云团如风吹稻浪,两旁扑面而来的低缓的山坡居然前所未有的清翠。风过耳,在这一刻我感觉很轻快。我们犯不着那么沉重,在鸡蛋飞向高墙、水滴落向顽石的过程中,我们实在是有时间享受爱一个人、带好一个孩子、给门口的乞丐一块钱的安宁与满足,以及,在突如其来的某个美妙瞬间沉醉片刻。

我好像在这里写过一段话,后来发在微博上,又被《新周刊》“写给残酷世界的100条微博”选用,我想我可以再引用一次自己:

我的意思是,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对勇敢的人保持敬意,对怯懦的人怀有宽容,不行骗,也不委身于骗局,不作恶,并对恶行有所警惕,做力所能及的事,过内心自由的日子,好好活着就是对现实最大的贡献,就是对未来最有力的保障。

  评论这张
 
阅读(78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