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晓跃·绝不掉头

前边随便吧随便吧

 
 
 

日志

 
 

我想过他们烂,没想到他们这么烂  

2010-07-12 07:0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过他们烂,没想到他们这么烂

文/龚晓跃

我现在最恨的一个人叫谭伯牛,这个在国内学界颇有姿色的历史学家,逼着我看了几个小时前的世界杯决赛。我抗拒这场球,是因为我预计荷兰队和西班牙队会踢得很烂。这是个常识,一支已经沦为功利走狗的橙衫军与一支笃信1比0主义的前拉丁之王,因时势苟合在一起,还能整出什么好事来。

但是我错了,我想过他们烂,却没能想到他们会这么烂。90分钟的闷战,足够把我从周公那里拉回到现实的情形,就只三次,一是德容凌空袭胸,二是斯内德踢倒对手后还假摔,三呢,是我们这伙人为了避免冷场,一直在玩着的一个小赌博,就是这场比赛究竟能贡献出多少张黄牌,有没有可能人手一张?天可怜见,我们本来是要赌所谓技术超好的西班牙人到底有本事连续传递几脚球的,众所周知,后来实在没法赌下去了。

范马尔维克手下的中国式功夫与博斯克弟子的好莱坞式演技,是这场把人们的胃口吊得很足的决赛的两个基本点,至于我们非常在意的一个中心,则是他们为了苟活而祭起的丑陋打法。

我所见过的世界杯决赛,堪称伟大者,是1986年阿根廷对德国那场血战,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队两球领先,鲁梅尼格统率德国队顽强扳平,布鲁查加在终场前两分钟一锤定音——在这个要钱不要脸,要胜利不要美丽的时代,这样的决赛恐怕只能弥留在我们的追忆中了。最无趣的是1994年巴西对意大利的冠军争夺战,但那场比赛毕竟还有个风姿绰约的巴乔在那里左右着人们的视线,而荷兰人与西班牙人的这场交量,在剧情上几乎一无所有——我后悔自己没有躺在家里看这场球,场上那22个人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修理好我的失眠痼疾。

好吧,感谢国家,感谢伊涅斯塔在加时赛下半场那个进球,我们不用再看点球大战了:我真是担心他们点球也踢不进,一轮一轮罚到天明。

喜欢为了防守而拼命倒脚的西班牙队,过了这回冠军瘾后,该想想如何把进攻拾掇得更频繁更流畅了吧。而荷兰队付出史上最丑陋打法的巨大代价,不惜由天上的雄鹰堕落成地上的老母鸡,也不能过上这把瘾,该试着飞回去了吧。当雄鹰的时候,荷兰队虽然两次与大力神杯失之交臂,然而赢回了多少敬重与泪水,至少球衣可以比现在卖得好得多。

昨天结束赛事的德国和乌拉圭球员,估计会把这场决赛看成一个笑话。迭戈·弗兰完全有理由从西班牙的每一个冠军成员前骄傲地走过,他是南非世界杯当之无愧的最佳球员。而年轻的最佳射手托马斯·穆勒可以轻蔑地对这支几十年来进球最少的冠军队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这场决赛也许会成为功利足球的一次滑铁庐,跟我们一起在驿域天台看球的几十号人里,至少有一大半说,早知道他们踢成这个德行,就不白熬这一夜了。世界杯再这样混下去,还不如由欧足联把巴西、阿根廷以及非洲与亚洲冠军邀请到欧洲杯,反而能折腾得热闹好多。

世界杯完了,我们没有借口了,不能再无视在京城搭起帐蓬的女律师,不能再熟视三聚氰氨重出江湖,生活或许比足球更烂,但远比足球重要,借口之中,永远找不到通往世界的接口。

 

 

又及:

       我好像应该再写段话在这里哈,算是个总回复吧。

       一是我看到好多把生殖器装在嘴巴上的二五子,就忍不住念出他们的名字,比如你是个傻逼、你是个大傻逼等等,念你们的名字我很快乐,你可能不知道,智力优越感这个东东好多时候很难克制的;二是在一个搞GDP至上搞了几十年的国家,谁都知道再搞下去很麻烦的国家,居然还有这么多二五子念着冠军至上、冠军就是硬道理的歪经,且问一句:为了夺冠,你愿意吃屎么?现代足球史上,多少平庸丑陋的冠军沦为过眼烟云,你若愿意为了夺冠去吃屎,一定可以遗臭万年,当然,我也不反对你用你那二氧化硫构造的脑袋把这理解成名垂青史;三是请教下那些望文生义、人云亦云的讲这支西班牙队华丽的老师,给我数数看他们在决赛里有几次门框范围内的射门,如果荷兰影帝罗本的那个单刀进了,你们还敢叨逼冠军就是一切吗?再请你们数数西班牙队有几次连续五脚以上的传球,咱不说进攻中传球了,后场倒脚也算。你们见过上届世界杯阿根廷以连续24脚传递造就进球么?你们见过上上上届世界杯荷兰队连续19脚直接把球传进对手大门么?不要说几年前的足球不激烈,那会儿的足球也是圆的,不是方的。也不要埋怨对手粗野,荷兰队的粗野跟二十几年前的乌拉圭相比,算得上很文雅了。

       不幸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迷狂于成王败寇的“成功”社会,GDP的成功、政绩的成功、小煤矿的成功……,扼杀了多少信仰与审美,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糊涂蛋顶礼膜拜那些没有原则的“成功”?当然,这是我们这些做传媒工作的人的失职,让你们看到了太多百毒式的成功,而没有让你们同时看到那些“成功”背后的龌龊。这是我们做得不好,真对不住了。

索性再帖个附件在这里吧

下文是在昨天帖子的基础上稍加修改而成的,今天有好些国内纸媒用了,算是个报纸版吧。改动的地方,一是标题,这个标题不是感叹式的,而是结论式的。二是在第三段讲了讲人憎神厌的成功社会。

势利球迷,功利球队,以及成功社会

文/龚晓跃

我现在最恨的一个人叫谭伯牛,这个在国内学界颇有姿色的历史学家,逼着我看了几个小时前的世界杯决赛。我抗拒这场球,是因为我预计荷兰队和西班牙队会踢得很烂。这是个常识,一支已经沦为功利走狗的橙衫军与一支笃信1比0主义的拉丁王,因时势苟合在一起,还能整出什么好事体。

为了坚持看完比赛,我们一直在玩游戏,试图小赌怡情。天可怜见,我们本来是要赌所谓技术超好的西班牙人到底有本事连续传递几脚球的,众所周知,这个赌局后来实在没法继续下去了。于是我们改押这场比赛究竟能派出多少黄牌,有没有可能做到人手一张?90分钟的闷战,足够把我从梦想拉回到现实的镜头,就只两次,一是德容凌空袭胸,二是斯内德踢倒对手后还假摔。

我想过这场球会很烂,但没想到会这么烂。整个90分钟,我能记住的,只有范马尔维克手下的中国式功夫与博斯克弟子的好莱坞式演技——他们的表演可真是出神入化,基本上脚上接触了就捂膝盖,膝盖接触了就捂胸,对胸了则捂脸。我知道我这样说,免不了有一大堆西迷荷粉会骂我,我也大致可以推断出为这场丑陋决赛喝彩的中国球迷可能比西班牙的人口还多。这真是件很奇怪的事。GDP至上与整个社会只问成功(有钱)与否而不及其余的作派,早已把一大票正常人折磨得人格分裂。而这一大票人,居然转头就可以喊出冠军就是一切的原始资本主义口号。难不成在这个成功社会,你活得还不够累,非要在这场足球游戏中,也赔上自己的视觉与审美?

近30年的世界杯决赛,堪称伟大者,是1986年阿根廷对德国那场血战,马拉多纳引领阿根廷队两球领先,鲁梅尼格统率德国队顽强扳平,布鲁查加在终场前两分钟一锤定音——在这个要钱不要脸,要胜利不要美丽的时代,这样的决赛恐怕只能弥留在我们的追忆中了。最无趣的是1994年巴西对意大利的冠军争夺战,但那场比赛毕竟还有个巴乔在那里左右人们的视线,而荷兰人与西班牙人的这场交锋,在剧情上几乎一无是处。

好吧,感谢国家,感谢伊涅斯塔在加时赛下半场那个进球,我们不用再看点球大战了:我真是担心他们点球也踢不进,一轮一轮罚到天明。

在此前一天结束赛事的德国与乌拉圭球员,可能会把这场决赛看成一个笑话。迭戈?弗兰完全有理由从西班牙的每一个冠军成员前骄傲地走过,他是南非世界杯当之无愧的最佳球员。而年轻的最佳射手托马斯?穆勒可以轻蔑地对这支几十年来进球最少的冠军队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喜欢为了防守而拼命倒脚的西班牙队,过了这回冠军瘾后,该想想如何把进攻拾掇得更频繁更流畅了吧。而荷兰队付出史上最丑陋国家队的巨大代价,不惜由天上的雄鹰堕落成地上的老母鸡,也不能过上这把瘾,该试着重新飞起来,找回昔日的光荣与梦想了吧。

最后,要感谢世界杯终于完了,我们没有借口再无视在京城搭起帐蓬的女律师与重出江湖的三聚氰氨了。生活或许比足球更烂,但远比足球重要,借口之中,永远找不到通往世界的接口。

  评论这张
 
阅读(115754)| 评论(4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