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晓跃·绝不掉头

前边随便吧随便吧

 
 
 

日志

 
 

谁说理想便疯狂?功利才是病  

2010-06-30 19:2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说理想便疯狂?功利才是病

文/龚晓跃

这两天,好些记者采访我关于荷兰队的问题。有个提问是这样的:您是觉得功利的荷兰更可怕,还是疯狂的荷兰更可怕?为了强化问题的冲击力,这位小兄弟又补充说:有人认为,当身负奇功的疯子,学会冷静下来了,就是最可怕的事情。

我说我同意功利的荷兰更可怕,因为一支被功利主导的球队,就完全可能为了三分连脸都不要,而不要脸的人是最可怕的,这跟咱们身边有些人为了几毛钱就敢出卖常识和最基本的判断力是一个道理。我和一些平时不喜欢在博客里尽扯淡风月的朋友,最怕的就是这种人:你跟他讲道理吧,他上鼻子上脸。你不睬他吧,他又哭又闹百折不挠。你想探讨点社会问题,他就以平均五分钟一次的频率,代表他幻想中的老大不断威胁“你要不喜欢你就走人咯”。你忍不住骂他吧,还真着了他的道,你骂他是生气了,而他骂你可以赚钱。所以你但求能够避开他绕着走,结果他那不怎么发育的心灵里还真就油然生出了几分成就感。

但我不同意把以前那支全攻全守、永不停歇地追逐足球壮丽之美的荷兰队说成疯子。崇尚以排山倒海之势摧毁对手的荷兰队,不但散发着迷人的大气之美,还弥漫着品味之美、理想之美。你怎么能把一群讲究品味、坚守理想的人说成疯子呢?

我去伦敦国家画廊,在梵高的画前挪不动脚步。我当时想,这么一天才又狂热的画家,居然被人当成神经病,而他震烁古今的作品,已经宣判了那些菲薄炎凉他的家伙才是神经病。我们都受过教育,也懂得一些常识,还非要把只是想踢出漂亮足球的荷兰队说成神经病,只能证明我们才在犯神经病。

那位年轻同行又说:但是荷兰队跟一群功利的队在一起,要太在乎脸面就会没命的啊。

我告诉他,那也不是荷兰的问题,那是足球的问题。就像一段时间来,国人说起那些还讲点原则的人,就会情不自禁地嘴角上翘,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轻蔑姿态说,“那是个理想主义者”,接着又憋不住得意地声称自己“不过是个生意人”。因此氛围,赚钱、当官,赚更多的钱、当更大的官,赚很多很多钱、当很大很大的官,貌似成为我们社会的政治正确,正确犯满街横着走。

正确犯热爱告诫众生,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当有人不忿,表示我们不妨这样不妨那样,正确犯立即进化成理性犯,继续告诫那不忿的人,我们今天不这样不那样就是为了将来这样那样。你问他将来几时来,他便说总有一天来。正确与理性就这样不幸沦为既得利益者与预备既得利益者的同谋。我们虽然有高大威猛的防火墙,但防火墙也喜欢功利的小红杏爬满墙头,春风好几百度。

然而,正确犯和理性犯看不到,苍天看得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越来越多的地方不但这样做了那样做了,还建设起自由繁荣的家国。好比克鲁伊夫不但成了足球史上最高蹈的英雄,还言传身教,带出了理想足球典范巴萨。

钱再多也会花光的,官再大也要死的,平庸的冠军也终将被遗忘的,而美好情怀永不泯灭,照耀世界前进。

你说谁有病?

  评论这张
 
阅读(514605)|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