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晓跃·绝不掉头

前边随便吧随便吧

 
 
 

日志

 
 

自作多情的韩国感冒  

2010-06-24 22:3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队历史性地晋级世界杯十六强之后,中国互联网的韩国感冒再次习惯性发作,所有相关新闻与评论的跟帖里,群魔乱舞,唾沫横飞,好比当年我们酗酒时玩“棒子棒子鸡”的游戏。

显而易见,继日本之后,韩国成了中国愤青又一个犯口淫病的对象。

如果说口淫日本还多少靠点儿谱的话——毕竟1945年以前那几十年家国仇恨,任谁提起来都难免有气,口淫韩国就不知道是打哪儿淫起的了。如果我说是因为那一坨但凡有点智商都能看穿的假新闻,读者肯定会批评我低估那些个同胞的智商。何况,已经有好多脑子还清楚的媒体与评论家,指出那些假新闻的荒谬之处。然而,这一切仍然没能让酷爱口淫韩国的愤青们退烧,他们依然嘴里含着棒子,手里舞着棒子,作死地向前冲。我几天前在一篇有关世界杯的短文里写到这个怪诞的现象时,就例牌遭遇围殴,其中最强悍的骂法是:你这个棒子迷,老子就烦他们怎么着?

我倒真不迷韩国,还多少有点烦他们那种自尊过头、屁大点的事就叨逼个没完的弱者心态——准确地说,是既烦又同病相怜。2002年世界杯,中国队首战不敌哥斯达黎加后,我从光州坐飞机去汉城,恰好韩国2比0轻取波兰那场比赛正在进行(需要说明的是,韩国队那届拿第四,复赛以后几场球多少都占着东道的光,但小组赛没有问题)。空姐不时把战况通报给乘客,韩国队胜局已定的时候,邻坐的韩国球迷告诉我,东亚三队第一轮出战胜平负各一,其实他们更愿意输的是日本,中国至少拿个平局,这样大家就更开心了。这让当时还仇日也还关心中国足球的我颇为受用。在汉城,我们常常光顾的那间料理店,服务员来自中国东北,打着黑工,当时是包食宿六千多人民币一个月,问她什么时候回去,伊很干脆的答复:能解决身份问题就不回去了。让我对韩国生出些许好感的,倒不是汉城整洁的市容与济洲岛迷人的风光,而是那拨孙子酒量不行,却几乎都好酒。我们这种有点儿功力的上去一过招,立马形成优越感。

就足球这个话题而言,韩国人八年前赢得不干不净,老引诱中国游客去瞻仰他们那个老四神迹确实有点过分。但这回在南非,朴智星与他的队友们堂堂正正的赢球、光明正大的出线,在如今叫首尔的那个繁华都会,女球迷兴奋到走光,咱们还真是没什么好指桑骂槐的,就算你是槐,人家也完全不是那桑啊。

然而愤青们依然要骂。仿佛我们这边的地沟油三鹿奶及一切生活的不如意,都是韩国人造成的,搞不定身边的不如意,就非得拿韩国出气。这弥漫中华,高烧不退的韩国感冒,还真是自作多情,自作自受。

其实但凡掌握点正经资讯的人都知道,面对韩国,我们无话可说的远不止这点儿球事。所以我总会不寒而栗地想象到一个场景——某个被骂火了的韩国人冷冷问我们一声:你们在世界杯上赢过球吗?我们情何以堪?丫再来一句:你们见过选票吗?我们情更何以堪?真他妈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34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